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刊物
『黄土地·陇上诗带』人在旅途


发布时间:2019-08-14 10:13 来源: 《黄土地》2019年第1期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文 / 潘硕珍


禅定寺

 

这里的蓝天

似乎比冶海还要湛蓝

几朵淡泊的白云

仿佛禅坐入定的高僧

对车水马龙的闹市

无动于衷

 

绕城而过的洮河

也被禅定寺的诵经声

滤净喧嚣的涛声和浮躁的浪花

宛如从活佛手掌

飘落甘南大地的哈达

 

岳麓山

 

隐身山麓树荫的白鹿

谛听山门以外的动静

 

剔除掉鸟鸣的树冠

飞升成寺院上空的晚霞

 

灵魂出窍的老子

袍子和胡须不为清风打动

眺望落日和鸟巢的面孔

淡定安详

 

一步一个台阶

悄悄靠近超然书院

怕打扰抑扬顿挫的读书声

我们的小心翼翼

让一只不知名的鸟儿笑出了声

莘莘学子纷纷下山

金榜题名去了

剩下道貌岸然的先生

望着月宫出神

一盏融入槐花香气的树叶

让青春年华袅袅散尽

 

盛开狼毒花的高山草甸

 

不晓得是谁最先发现了

这片盛开狼毒花的高山草甸

吸引来一拨又一拨

随便就吃喝拉撒的游客

半老徐娘头上戴着

绽放格桑梅朵的花环

频频曝光

 

周末的早晨

我也登上隐居在岷山后面

升腾人间烟火的甫子山

仰卧在马鞍形的山梁上

却没发现一两匹

啃吃青葱岁月的枣红马

倒是一朵乌云变成的老鹰

吓跑了给我们唱山歌的鸟儿

 

官鹅沟

 

崇山峻岭身上的裙子依旧翠绿

一线天上的白云依旧很白

涛声依旧哗响

鸟鸣依旧藏进山谷

 

看不到鹅卵石

也看不到嬉戏湖水的白鹅

瞻前顾后

几十个大肚子游客

是一只只迈着铿锵步伐的白鹅

任高山流水冲洗渗入汗孔的尘埃

 

昔日铁锈红的榻板房

如今成了清一色的乐民新村

有幸在农家乐的餐桌上

尝到了伯夷叔齐梦寐以求的鹿肉

门外的林涛替我们朗诵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夕阳返照的水泥街巷里

邂逅不上牧羊回家的羌女

我的心里空落落的

 

卓尼县城

 

卓尼县城宛如一方洮砚

注入一股染绿鸭子的洮水

 

铲出一片净土的垃圾车

用清澈的天籁之音

净化着芸芸众生的心灵

 

头戴石榴帽

耳坠嘀嗒两颗红草莓的卓玛

把背影丢给我的格桑梅朵

三条长辫子撩逗着丰乳肥臀

 

朝觐罢将信仰建在山冈上的禅定寺

又去吃杨土司故居的闭门羹

 

黄香沟

 

晨风启开宏伟的双石门

牛角号声喊出一百朵黑云彩

再喊出二百朵白云彩三百朵黄云彩

奔向黄花倾吐芳香的草场

 

鹰俯冲下来的时候

卓玛收敛打碗花一样摇曳的舞姿

挥动一条响尾蛇

此起彼伏的咩咩声

钻进深深的草海

 

一曲悠扬的民歌

使清澈见底的小溪

忘记了蠕动

 

作者单位:岷县二中     



责任编辑:市文联管理员       
分享到: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