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名作
『定西书画家巡礼』静心写自然,素颜传幽深——莫建成


发布时间:2019-08-14 10:38 来源: 市文联 字号:[ ] 视力保护色:


 

 

艺术简历

 

莫建成,1942年出生于甘肃省陇西县。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现为甘肃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天水师范学院中国画学科首席专家、兰州文理学院驻校专家,兰州大学、西北民族大学客座教授。甘肃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获中共甘肃省委、甘肃省人民政府颁发的“文艺终身成就奖”;“甘肃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编著的《王了望墨迹选辑》获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古籍出版工作委员会“全国优秀古籍图书奖”,美国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邀请展金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南海、国务院办公大楼、文化部、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南京博物院、北京画院、北京奥委会、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等机构收藏。

 

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大型画集《中国近现代名家作品集·莫建成》,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中国当代名家作品选粹·莫建成》,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中国画坛名家作品集·莫建成》,天津杨柳青画社出版发行《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丛书·莫建成工笔花鸟画作品选》等。莫建成编著《王了望墨迹选辑》由线装书局出版,《莫建成评传》(康征 鲁泊著)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出版画册、专著二十多部。

 

静心写自然  素颜传幽深 

❖ 冯  远

 

甘肃美术历史悠久,以彩陶、青铜艺术为代表的远古美术显示了我国先民文化的灿烂。汉、唐之际,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和东西方文化的交流繁盛,甘肃铸就了古代文明与艺术的辉煌成就,敦煌莫高窟、天水麦积山石窟等民族艺术瑰宝余脉绵延,为中华民族美术史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新中国成立后,一代又一代的美术工作者在党的文艺方针指引下,坚持“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创作了一大批反映生活、歌颂时代的优秀美术作品,形成了一支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美术队伍,而莫建成先生正是这支队伍的带头人。

 

 

莫建成作品  唳鸣于春

 

在当今中国画坛,莫建成先生的名字早已为大家所熟知。在我的眼中,莫建成先生是一位卓有成就具有代表性的著名工笔画家,同时又是一位优秀的美术事业践行者、推导者。

 

作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的莫建成先生,早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他就以对艺术的热爱与痴迷,抢救和保护了一批书画及其它非常珍贵的历史文物。由此也影响了他近半个世纪的艺术创作和人生历程。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他的工笔花鸟画作品便屡屡入选全国大展并获奖。1990年当选甘肃省美协副主席。2000年当选省美协主席后,他的工作状态更加忙碌。作为领头人,他必须抓好协会工作,积极组织、策划各类大型活动,为全省美术家和美术工作者做好服务工作。作为艺术家,他又需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创作状态,尤其是工笔画的创作和研究,这是一种既需要创作热情,又需要时间和精力投入的艺术表现形式,需要顽强的毅力和精神意志来支撑。其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工作,难能可贵的是,莫建成先生不仅做到了,并且业绩斐然。

 

 

莫建成作品  梅鹤图

 

莫建成先生是一个基本功扎实的传统工笔花鸟画研究和创作的传承者和发扬者。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虽几经磨难但从未断裂和枯竭,并形成了丰厚的历史传统,作为中华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国画艺术也是如此。在每一个人的从艺过程中,对传统的继承,对经典的敬仰和借鉴都是无法回避的。莫建成先生在从事工笔花鸟画的研究和创作道路上没有拜过名师,也没有得到过哪位大家巨擘的亲炙指点。主要靠的是“私塾”与“自悟”的结合。在中国传统的学习模式中,“私塾”加“自悟”的学习方式,虽然不像师徒相授的学习方式和现代学校教育的学习方式那样严格、规范和有系统,但却也有自己的优势。其积极主动的认真态度和发奋努力的求索精神,往往是后二者所无法比拟的;第二、自学方式有着较大的灵活性和选择度,能够克服为老师藩篱所拘,亦步亦趋,因循守旧的惰性,可以结合自身的追求和特点,有所突破和超越,创造出既有前人渊源又有自家体貌的新的绘画形态和新的绘画风格。莫建成先生在从艺道路上曾广泛地师法古人,从唐代的薛稷、边鸾、刁光绣到五代宋初的徐熙、黄荃,宣和画院时期的赵旱、崔白,乃至元代的钱选、王渊,明代的边景昭、清代的恽寿平、沈铨、蒋廷锡等等,莫建成先生一一心摹手追,反复研习,直至烂熟于心。当然,研习古人画作,莫建成先生是广积博览,既广泛师法,又突出重点。其重点便是中国传统花鸟画的两座巨峰,徐熙和黄荃。莫建成先生通过大量的临摹和学习,逐渐取法徐熙的“野逸”之气,而在造型和技法方面则坚持黄氏父子的谨严之风,将“富贵”和“野逸”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了一种清疏中不乏逸气,隽永中彰显精神的现代工笔花鸟画的新风范。莫建成先生工笔画的表现手法,基本都是“三矾九染”,一丝不苟地严格按照传统工笔技法。他早期的作品风格,吸收了宋、元绘画的营养。中年以后虽然也尝试并吸取了一些肌理制作等表现手法,但主要为多样变化的效果需要,基本风格仍然保持了传统精华的内涵。近年来,他在色彩运用等方面追求某种简洁纯粹,突出清新雅致的诗意格调,不断提升工笔花鸟画技法和语言的品位。

 

 

莫建成作品  明月别枝惊鹊

 

莫建成先生是一位阅历丰富的艺术家,我们不可能借用一两个简单的词汇来诠释他的艺术风格,他对于生活场景的不同感受都会用不同的艺术风格来表达。因此,在他的绘画中,艺术风格是多样化的,往往在某种主格调下隐喻着许多辅助性的风格元素。在某种意义上讲,莫建成先生的绘画风格代表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风貌和蔚为壮观的社会现实,他的艺术审美思想和我们蒸蒸日上的国家形象是密切相连的,在他的画面上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盛世气象,让人精神振奋、昂然向上。这是他长期恪守“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创作原则的结果,也是他继承传统、勇于创新、紧随时代的结果。他的绘画在形式上首先打破了传统的折枝图式,还原花鸟画于自然境界,构图饱满和谐,自然物象丰富多姿,堪称是花鸟绘画创作的交响曲。另一方面,他的图式语言在某种程度上吸收了山水绘画的“三远法”,使花鸟绘画突破了原来的形式束缚,有了上下、远近、深浅的空间感。他文学修养深厚,尤其是对诗词歌赋颇有研究。在他看来文学艺术对于意境的营造和绘画艺术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者都不拘泥于文字和形象的本身,而注重对艺术境界的追求。图式语言的丰富性和绘画内涵的意境形成了他绘画写意性最重要的艺术因素。莫建成先生的工笔绘画艺术讲究形式美,但不唯形式美,更关注绘画的写意性,并以此带来绘画意境和格调。这种认识不是来自绘画的某些教条,而是得知于对自然世界的关照,他的绘画在“天”与“人”之间找到了自我精神的和谐与合一。道统中的“天人合一”思想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不过是一种理想,但是,在莫建成先生的绘画里分明看到了这种气象。这种现代工笔花鸟画的风范,首先表现在莫建成先生的花鸟画虽然属于工笔的范畴,强调以形写神,形神兼备,在物象形态的记忆勾勒方面精致端丽,一丝不苟,但却清新淡雅,幽远恬静,不但没有工笔花鸟画中常见的火气,燥气、匠气和浓妆艳抹的富贵艳俗之气,反而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清气、雅气、静气、文气和令人心旷神怡、超凡脱俗的高逸之气,显现出清远和旷达的美学境界。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论及“黄徐体异”时谓:徐熙之画“多状江湖所有,汀花野竹,水鸟渊鱼。今传世凫雁鹭丝、蒲藻虾鱼、丛艳折枝,园式与个人风格及药苗之类是也。又翎毛形骨贵轻秀,而天水通色。”莫建成先生的花鸟画,一方面在绘画的题材上多选取芦苇、翠竹、莲荷、村树、晴蜓、仙鹤、雉鸡、喜鹊、戴胜、燕子、蚂蚱、鹌鹑、翠鸟、麻雀、蟋蟀、螳螂、蜜蜂、燕雀、粉蝶、寒塘、冷月、野鸭、灰喜鹊、松鸦、锦花鸟、绣眼鸟等这些“江湖所有”的山禽野卉、虫鸟飞羽等寻常之物作为表现对象,以此来寄托心中的情愫;而另一方面在绘画的技法上也多“贵轻秀”,摒弃过度的浓艳与繁琐,追求自然,浑融、清新、纯净的艺术效果,有一种明丽却又淡雅的趣味,雍容却不失悠远的意境。莫建成先生先生认为:“花鸟画的发展离不开时代,离不开时代精神的体现,也离不开时代意蕴的开掘和深层思考。今天,人们对生态环境更加重视,环境意识更加强烈,中国自古就有‘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本身就具备较强的生态理念。花鸟画所昭示的对生态意识的人文关怀和对生命的讴歌,以及由此产生出来的和平意识,自然意识,回归意识,无不与时代背景和人们的心理情愫相一致。”(《在继承中求创新,在耕耘中求突破》)。莫建成先生的绘画创作无疑体现了上述思想。虽然他的花鸟画所表现的,大多是一些传统的题材,并沿用古人“托物言志”的创作手法,但却能够通过个性化的视觉形象,创造出一种人与自然相沟通,相亲近,相和谐的桃源之境。这种桃源之境远离尘俗和浊气,并最终获得精神上的升华。古人认为花鸟画的功能在于“粉饰大化,文明天下”。莫建成先生的作品中,不仅在审美取向上有着古人所无法企及的现代造型的体感意识和热烈饱满的视觉效果,而且在价值意义上也体现出和平意识,生态意识,回归意识等许多与时代相融相通的时代精神和时代气息。 

 

 

莫建成作品  野风秋鸣图之山雀野果

 

 

莫建成作品  幽薇怀古

 

比如他的《幽薇怀古》,创作灵感取材于家乡首阳山殷代遗民伯夷叔齐拒食周粟采薇为生的故事。画面中是巨石和拟蜷曲成小拳头、蓄势待发的白薇,忽然一只小鸟落在伯夷叔齐塚边的石头上,嘤嘤鸣叫。这一份灵动,仿佛一下子勾起了人们的千年幽思,这只灵性十足的山雀,在蓦然回首中,构成了这幅画作的点睛之笔,大大提升了作品的审美意境。

 

 

莫建成作品  寒月惊梦

 

《寒月惊梦》画面寂静,突出了空旷辽远的意境,似乎有一股苍凉感迎面袭来。西部冬季的长夜格外寒冷,凝霜与月光铺洒大地,严冬伴随着生态的恶化,使雉鸡在冬天寒霜中惊魂不定,闻声而起。这一构想的安排,深化了花鸟画的内涵。在具体技法上对雉鸡神态、羽毛之感的刻画,尽其精微,有跃然纸上之感;画面追求单纯、淡雅的色彩效果,对背景、树干、空间多层次的晕染,苍而不涩,寒而不燥,使其线条的表现力处于重要的位置而遒劲苍拙。纵观整幅作品的基调苍茫不失清润,冷峻而见高雅。是抒发自我艺术情感自由,极具个性化的精心之作。

 

 

 

莫建成作品  莲界清丽无暇图

 

《莲界清丽无瑕图》是一件气势恢宏的写荷之作。宏大的画面中有着极其丰富的细节处理,正如他在题记中所言:“余观荷,晨昏各异,气象万千。晨曦雾绕,荷若隐于纱帐之中,尽散冷香逸韵,清风徐来,菡萏起舞,碧叶翻折,偃仰顾盼,身姿袅娜;正午则叶绿如碧,花红妖娆,少女盛装,亭亭玉立;晚霞蒸蔚,辉映醉倦美容,不失落落芙蕖。人生如岁月晨昏,草木枯荣,然则不失气度,永葆风范,此荷给吾之启示也。余喜读经典,心诵诗韵,静观默察荷之清雅高洁,形态变化,三易其稿,丹青泼洒,笔墨烘染,尽其精微,欲写荷之不染尘俗之气质,更寓心志之所寄,成此《莲界清丽无暇图》,穷达佛性,境追佛国,怀圣洁之情,抒高洁之志,于心无愧也。”这是建立在深厚的生活积累和细心观察基础上的感悟与收获,体现了他深入生活,融入自然的不变追求,更点出了他创作这幅作品对意境、思想的旨趣追求,颇具时代的指向性和感染力。

 

 

莫建成作品  野风秋鸣图之苦菜花粉蝶

 

莫建成先生通过花鸟画创作来讴歌生命,讴歌自然,呼唤天人相谐的人文关怀和济世精神,从另一个侧面体现在他的创作态度上。对此,莫建成先生先生认为:“当今社会,受经济大潮的影响,产生了普遍的浮躁之气。”然而,“美术创作要耐得住寂寞,需要古人所说的物我两忘的境界,这虽是老生常谈,但在今天却有别样的意味。”莫建成先生的创作,正是集中体现了这种“物我两忘”的精神。古人常云:“万物无足以挠其心,”“用志不分,乃凝于神”,认为只有摒弃物欲杂念,排除功利干扰,方能达到一种较高的境界。然而,由于时代文化语境的改变,政治的功利虽然淡化了,但世俗功利却无孔不入,不少画家丧失了传统的精神家园,找不到新的感情归宿,于是便一味地追名逐利。而莫建成先生与此恰恰相反,仍然一如既往地坚守着自己的追求和信念,超然,从容,淡泊,很少受外界的干扰和影响,始终保持一份令人肃然起敬的艺术家的“定力”,甚至进入了董其昌所说的一种“禅境”,这实际上对当下某些不良风气的反正,给人以启迪和激励。从某种意义上说,莫建成先生工笔花鸟画清疏幽远的品格和逸远隽永的境界,正是其超然静笃,从容淡泊的艺术精神的创作态度的折射。

 

除了以上所述,莫建成先生花鸟画的另一值得关注的特点,也是莫建成先生对工笔花鸟画本体建树的独特贡献,就是莫建成先生创造性地处理地域文化与创作母题之间的关系,不仅拓展了工笔花鸟画的创作空间,同时也赋予了他绘画创作一种全新的、带有浓烈地域色彩的文化品格。莫建成先生的艺术之根在黄土高原,这里沉淀着数千年的中华文明灿烂辉煌的文化遗迹,莫建成先生在构建他的绘画艺术风格时,一方面扎根于黄土高原,保持了绘画风格的纯粹性和继承性。甘肃美术是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下协调发展的,千古悠悠的丝绸之路似乎还保持着一种看惯秋月春风般的宁静,仿佛无意于外界的这些纷乱。另一方面,他坚守住了自己心灵深处的一份定力,不以外物为累,通过艺术的方式不断地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莫建成先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沉淀自己,荡涤了心灵深处的尘埃,呈现出了其本来的光华。在莫建成先生的艺术理念中,黄土高原是他心灵世界的一片净土,同时也是他精神的归宿。从陇西的庙宇楼阁、渭河沙滩到伏羲卦台、丝绸之路、麦积烟云、武威古城,再到楼兰古国、敦煌佛窟,黄土文化是一个中华民族的大文化概念。对此,莫建成先生充满了自豪感和自信心。他的绘画艺术就是在这片厚土中不断汲取营养而渐渐走向成熟。他有一个坚强的信念,那就是黄土高原铺就了他的艺术之路,他以极大的感激之情在深深地拥抱着这片厚土。他曾经说过:“我有幸生长在蕴藏着伟大中华文化的丝绸之路上。足迹不止一次踏入唐代洞窟壁画,我被古人那精美绝伦的技艺所征服,如醉如痴地面壁思考,运笔赋彩;我迷恋那阴郁葱茏的山林以及那给大自然增添活力的山鸟珍禽;山间的一草一木的美感都能激发我的创作欲望,那含苞欲放的蕾,那芳馨远播的蕊,那随风摆动的松枝柳叶和翠绿欲滴的竹……都是我描绘的对象;我望着那浑厚苍拙的山川巨石,感受着大自然的造化之美,品味出世道之沧桑。我画山石林木、山花野卉,不是单为它们作形象注解,而是抒发我对它们的恻隐和同情,倾慕和爱心,表达我对生活、山河的依恋之情。”(莫建成《艺术笔记》)正是怀着这一腔特殊的情愫,在地域文化的滋养下,莫建成先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工笔花鸟画过分倾向于以南方的花鸟景物作为表现内容的陈式,将带有浓厚黄河流域多民族文化烙印和西北地区风物特征的百卉众木、鸟兽草虫带入了工笔花鸟画,扩大了工笔花鸟画的创作视野和表现物象。例如《寒月惊梦》和《幽薇怀古》两幅作品,便一扫传统工笔画的那种南方景物和娟秀纤弱,而表现出陇原大地的苍茫,雄浑和神秘。这其中,《寒月惊梦》中空枝无叶的枯树和《幽薇怀古》中饱经风雨的山石,给人以强烈的印象,典型地体现出西北地区冷峻而凝重的地理风貌和西北人执着而坚毅的精神品格。同时,在他的画面上也表现过一种沧桑感,在一种厚重、平实的追求中,折射出他对西部人文、历史的思索和追问。他往往不吝层层笔墨和色彩的罩染,把主题画面的背景延伸到悠远的画面深处以至淡出画面,引申出画面以外的无限空间。积淀、厚重、沉凝形成了他绘画风格的另一面。

 

当然,作为一种探索和尝试,莫建成先生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和已经取得的成果,还仅仅是一个开端,然而它所昭示的发展前景和学术价值,却不可低估。

 

莫建成先生并没有苛意提出一个什么“画派”或者“画宗”,但是他的绘画风格确实标明了一种与西部高原的文化情缘。他的绘画风格和黄土文化的品格是一体化的。因此,我们也可以说他的工笔绘画艺术在文化内涵上属于西部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他的绘画创作源源不断,而且不断地体现出新意,显示出顽强的艺术生命力,永葆艺术之青春。我们当然也时常看到这样的事实,很多艺术家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创造力日渐衰退,绘画变成了没有生命的形式图片。在这一点上,莫建成先生是一个特殊的艺术现象。

 

 

莫建成作品  鹤系列之归鹤

 

莫建成先生的工笔花鸟画继承传统,直面当代。在将工笔花鸟画的民族性与现代感,既定程式与个人风格及地域特征相互熔铸方面作出了很多宝贵尝试和探索,形成了一种清疏中见逸气,隽永中显精神的绘画风格,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得到了学术界的一致推崇。

 

莫建成先生是一位执著的行者,数十年精勤博敏、八风不动。甘于寂寞地按照自己的艺术追求前行。莫建成先生从年轻时代开始从事工笔画创作,至今已近半个世纪,有多少个日夜都是在画室中度过、与笔墨色彩为伴。如今,他声誉日隆、却没有因为年事渐高和社会地位的变化而对作品草率应酬。他孜孜以求,佳作不断,并且创作了相当数量的大尺幅的工笔画精品,构建起一项宏大的艺术工程。从懵懂少年到两鬓华发,他执著地前行着,探求者,努力通过作品来表明他的志向和理想境界。

 

 

莫建成作品  永寿图

 

莫建成先生的这种工作与从艺精神值得我们大力提倡和认真学习。对他所取得的艺术成就,我由衷的钦佩。衷心希望莫建成先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创作出更多更加精彩的艺术作品来回报曾经生养和造就了他的这片热土和这个时代,不断为中国文化艺术的百花园增光添彩。

 

(注:作者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责任编辑:市文联管理员       
分享到: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